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官方微博    》黄河壶口画院      
 
中文    首页   动态   艺术家   观点   典藏   设计出版
 
专栏
杂谈
 
>>观点>>查看详情 <<返回上一页
 
 
吴非:面对古代陶俑的思考

发布时间:2017-1-21

    庄子“人世间”里有一句话:“成而上比者,与古为徒,”说的是,心有成见而上比古代贤人,是跟古人做朋友。画画其实是最讲究与古人为友为师了,不论是东方传统文化的还是西方传统文化,是让我们洗却世俗铅华,达到内心的宁静的一种状态。我深深的感觉到,与古人为友和与古人对话是我要贯穿一生的修为。
    吴昌硕曾经为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题写“与古为徒”的横匾,我们知道,吴昌硕传统文化功底深厚,以书法的笔法、篆刻的刀法融入绘画,形成了富有金石气息的面貌。吴昌硕所言的“与古为徒”,是谓“出蓝敢谓胜前人,学步反愁失故态”。师古同样也要有感而发,在前辈的基础上创造出自己的风格来。
    商周的容器,两汉 、西晋、北魏、隋唐的陶俑我非常喜欢,也可能是在博物馆工作的缘故吧,我一直认为洛阳出的东西比其他地方出的都好看。
    我感到我们平常看到这些东西都觉得古代工匠做得好做的牛,一旦你拿起笔勾画的时候,会觉得古人的活儿做的不是太牛了,是太神了,他们对造型和神采出神入化的把握让我着实的着迷,也许这些打动我的东西契合了我的所思所感吧,由此,便尝试着把古人做的陶俑的形象作为我作品中的主要元素。以前零零散散体验性的画画了一些,后来,总觉得不过瘾,这些年用了大量的时间在画这些东西。
    思绪真有点儿天马行空,我所想要表达的,古人似乎总在暗示给我,线、形、色、笔意都能真切的感受得到,画进去的时候,完全陷入无限的遐想当中,什么都忘了,只遵从心灵的呼唤,不知道这是不是人们常说的“附体”。毫无疑问,这个过程非常的愉悦,不受外界束缚,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地勾染,在与古人对话的幻象中,充分宣泄着在现实生活中无法体会到的满足和欢愉,这有点儿像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所说的,作品其实就是艺术家的白日梦。西晋武士那口龅牙和铠甲、北魏俑微颔的下颌和裤脚、唐代骑马俑俊雅的仪态和脸庞等等,每次望见便有被针扎的感觉,潜意识里告诉自己,这无疑是对难以名状的情绪表达找到了表达的借口。我所喜欢的表现主义绘画,它的情感体验非常关注自我感受和主观愿望,对于艺术表现的追求也是在于我们内心骚动的缓冲,它的价值在于就像我们在山谷里嚎叫之后的回声所带来的冥想。
    古人做的这些陶俑,在我的眼里已经不是它原来的样子,它暗合了我对造型的认知与审美,实际上这也是提炼的过程,这种有目的提炼,也是一种态度,这种合乎心像的表达也算是与古人的互动吧。宋人王履说过:“吾师心,心师目,目师华山。”同样是在“借题发挥”,关注自己的内心,在意对于内心感受的真实的表达。写形是为了传神,“以形写神”的最终目的是“达意”。东坡居士有:“文以达吾心,画以适吾意。”
    古人为我们留下了太多的资源,不论是东方的传统文化还是西方的传统文化,它就像是一桌盛宴,如何消受,是食客自己的事,但我们把它作为背景,或者是参照,已足以使我们强大起来,
通过作品表达对于生活的感受,真是一种福分,这很像在歌厅里K歌,那会儿你根本不需要在意有没有粉丝,先过瘾再说,唱到动情处,不但会把自己唱哭,看官们也会被感动,没准儿借着酒劲还会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3年3月于聂湾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吴非

 

动态   艺术家   典藏   观点   设计出版
国内
国外
简讯
  精选
关注
  教育动态
艺术教育家
理论与研究
教育实践
公共艺术教育
  专栏
杂谈
  设计出版
 

版权所有 黄河壶口画院 地址:西安市未央区 技术支持:凯天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