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官方微博    》黄河壶口画院      
 
中文    首页   动态   艺术家   观点   典藏   设计出版
 
专栏
杂谈
 
>>观点>>查看详情 <<返回上一页
 
 
胡刚:观向前近作有感

发布时间:2017-1-21

    █今人画山水,很难脱离古人山水画谱的框框,喜欢在画面制作上下足功夫。因作画动机和情绪的虚假,便生产出古人眼加今人手的怪胎,画里的山水当然会陷入“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”的窘境,这等功夫之作也只能沦为养眼美图,而不会成为动心之作。向前画山水,从不刻意营造奇绝冷峻之境,画的都是他平常看到的风景:蒲葵在楼宇旁摇曳,玉兰在家门口婆娑,庄稼在山坡上蔓延,树林在暗夜里低语……只要触景生情,皆能信步取景,勾染成画,这份不能称之为山水的山水,却多了几分可亲可近的烟火气。于是,山水不再是寄情或放逐的场地,它就是普通人真实可感的蓝天白云,草木耕田,就是我们都市人心神向往却又熟视无睹的大自然。这里的山水是可游,可赏,可住的,迈进去便是家园了。天——地——人就这样在鸟语花香,平然静好中和谐共生,其乐融融。
    █向前的画没有模式化的标签,不符合市场运作的规律,所以不好卖。相比那些已经变成提线木偶,带着金钱的镣铐跳舞的画者,向前也是幸运的。没有了世俗杂念的干扰,向前就沉浸于读书,思考,感悟中……作画时也没有了顾忌,放松了手脚,自顾自地在纸面上轻歌曼舞,浅吟低唱,享受独属于他的那份欢喜和自在,营造他心中的家,他的城。我想,时刻保持人格上绝对的自由和创作上绝对的自主,正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才有的自觉。
    █有人说,向前的作品面目多变,没有风格,令人难以捉摸。而在我看来,画面形式的多变只是作者为了保持创作乐趣,避免观众的审美疲劳而做的一些技法游戏而已,绝不是意识层面的混乱和无头绪。从这里,也看出作者内心情感世界的丰富和创造力的丰沛。已过而立之年的向前就像一个大孩子,始终用他无邪的眼和心,来过滤这个世界的繁杂和丑陋,虽然也经历了现实生活的无奈和艰难,依然借用笔墨来寻找自己的本来面目——那份自由、宁静、单纯的生命归属,在向前这里,艺术始终没有偏离它的终极目的——对从艺者生命的提纯与超越,在这个一切都以营利为目的社会里,这是最让我感动的地方。他的画很清淡,象素食,象禅茶,用无边的静默和淡然来化解外界的叫嚣和纷争,给观者提供一个可以歇息片刻的清凉世界。他的画不迎合,不跟风,不做作,任凭心灵的歌声自然地流淌,就像天边的一朵云,你不知道他从哪里来,也不知道他要飘向哪里,流动的轨迹是不确定的,而画面瞬间的定格却是真挚而感人的,流露出他独有的生命气质,这正是向前作品的可贵之处,也是他所谓的风格。

 

动态   艺术家   典藏   观点   设计出版
国内
国外
简讯
  精选
关注
  教育动态
艺术教育家
理论与研究
教育实践
公共艺术教育
  专栏
杂谈
  设计出版
 

版权所有 黄河壶口画院 地址:西安市未央区 技术支持:凯天网络